2010年11月27日 星期六

波米叔叔的前世今生-導演:阿比查邦·韋拉斯塔古

昨晚和同學去看了獲得2010坎城金棕櫚獎的泰國電影<<;波米叔叔的前世今生>>,與期待有很大的落差,節奏很緩慢,舖陳有點類似意識型態的話劇作品,鏡頭及畫面也沒有讓我感動,討論生命意題的輪廓十分模糊,象徵與隱喻跳躍,無法產生共鳴,整體感覺失望。



自認看電影的尺度很寬,但還是無法在第一時間感受到這部電影正面或負面的情緒影響。很多電影,在看的時候很不以為然,但在事後卻會在心裡頭發酵,久久不能忘懷,今天回想這部電影,還是整個無法瞭解,難道是坎城的評審們,對東方意識型態的電影充滿神秘情懷的憧憬?

電影的片名是:Uncle Boonmee Who Can Recall His Past Lives,但在電影中,看不到生死輪迴的意義,最多也只是主角短暫口述的夢境,構不成電影元素的一部份,波米叔叔的前世是什麼,有些什麼故事,並沒有任何交待,所以,片名可能只是障眼法,就讓我們忽略片名,回到導演可能想表達的鬼魂,大自然,靈界與人類關係這部份,電影開始不久,波米叔叔的亡妻,在餐桌上突然出現,憶及生前總總,與妹妹和丈夫閒話家常,這部份的表現,感覺有些馬奎斯,馬奎斯在百年孤寂的小說中,讓死去的靈魂不斷回到家庭中,遊盪在家人之間,有成功的象徵意義,也充份表現魔幻氛圍。所以在看波米叔叔時,這樣的啟動故事,會讓人有所期待,也讓我想到了馬奎斯,接著波米叔叔失蹤多年的兒子出現了,是一隻全身長毛的猴靈,因為他和猴靈交配,所以變成了猴靈的一員,亡妻對兒子的遭遇下了一個結論:大自然很奇妙,故事沒有延續,感覺深度不足。

電影中間出現的醜陋公主,因迷戀美麗的倒影,而與水裡會說話的鯰魚精發生了魚水之歡,感覺上導演想要做一個承上啟下的串場,表現人和大自然靈界互動的關係,加強變成猴靈的失蹤兒子故事情節,但這部份的情感表現平淡,普通,很突兀,有點莫名奇妙。

亡妻帶領波米叔叔穿越夜的森林,進入石窟中等待生命結束,畫面與光影的表現,我個人覺得沒有很美,也沒藉著電影呈現更深的層次,很多電影都有這樣的元素,刻意採用緩慢的節奏來營造這樣的氣氛,畫面並沒有特別的美麗,也不奇幻,曙光透過山岩,切割出明暗分明的畫面,知道導演在象徵生命接替,停滯的時間太久,刻痕過深。

電影最後一段則完全離題,和尚跑到旅館找剛辦完喪禮的阿姨,洗澡後換變服,和阿姨去卡拉OK,這部份感覺導演自己不負責任的在玩遊戲,打算把詮釋的責任留給觀眾,自己則樂的輕鬆,果然,很多影評人又說出根本無法體會的深遠涵意。

只能說導演拍了一部不恐怖的鬼片,也不打算把故事說得很精采,情節也完全沒有組織,散亂,不計後果,自顧自的玩得很開心,這點是我唯一認同的部份,而那些坎城的評審們,那些把這部電影推崇備至的影評人,為這部電影說了更多的故事,定義了更多的象徵與影喻,我只是個愚人,並無法由這部電影接受到這樣的訊息,也毫無感動及體會。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